如果你问我退休了之后会做些什么,我的答案是做一位老师。理由很简单,我觉得回到做人的根本是幸福的;既然曾经经历过在社会上的风花雪月,挨过了在社会上种种的挣扎,也已经成熟的拥有他们自己成功的定义,为何不能为下一代的年轻人作出贡献呢。这个理念好像很伟大,但试想这才是社会一首完美的旋律啊。
前天无聊起来google了自己的中文名字,发现原来有人正在寻找着我,也有人几年前在网络问候了我,谈起了我,或套用了我的名字。那时心里忽然掀起了一鼓激动,觉得有一点伤感,感慨,与难过。挣扎了十多年,竟然忘了思念过去,饮水思源,忘了过去的我,也看见自己的改变,仿佛开始觉得自己老了。站在年轻与成年的平行线的我,好像有好多东西错过了,有好多东西要追踪回来。十年前的我充满着理想,对自己好好也很爱惜自己,反而现在的目标会着重在对社会的贡献,对工作真诚,热诚的看待自己在社会的影响力,与执着在如何改良现实,为社会创造更美好的未来。我是几时开始这样的,是什么过程让我会这么想,我真的不太清楚,总之这是一个幸运的改变,至少我不是一个做坏事的人。但我真的想知道我是如何建立这样的想法,因为我以后可能会面对很多年轻人,我好像有责任把他们带到这个境界,不为诱惑所困扰。
我不能慢下来,我必须继续活在工作的领域,为好的改变而加油,在具有影响力的领域传达有益的话语,让它们能够慢慢的进化,进化新科技,进化人现有的哲学。别看轻那些现在被看轻的话语,它们以后可能会衍生到一个新的领悟;虽然那个领悟可能不属于我的,但只要我懂得那是贡献就好了。

2 Comments